懸絲診脈 疫情中的互聯網醫療

摘要

摘下口罩 你還會不會繼續用互聯網問診

1 月中旬,一篇名為《武漢病毒紀事-2020-年的第一場疫情》的文章在社交媒體流轉,出品這篇目前已無法分享的文章的公眾號的名字叫「偶爾治愈」,屬于丁香園旗下。幾天后的 1 月 20 日,春節假期前的最后一個工作日,丁香園成立了「新冠肺炎應急項目組」。

同一天,鐘南山院士在公開視頻中的「人傳人可能」將武漢肺炎情況公布于眾,至此疫情開始為大眾知悉。

1 月 22 日,和緩醫療開始在自己的醫療視頻平臺上針對疫情作出相應調整,公司創始人李宇得到消息,一直和平臺合作的北京專家不幸感染了新型肺炎,「發生醫護人員感染,證明情況已經比較嚴重。」和緩醫療隨后上線移動端遠程功能,平臺的專業醫師們開始在家里用手機「分布式接診」。

1 月 24 日,阿里健康在支付寶手機應用上上線針對湖北地區用戶的互聯網醫生免費義診服務,兩天后服務登錄手機淘寶頁面。服務開通三周后,累計訪問用戶超過 1100 萬,累計問診用戶超過 104 萬。同時,丁香園的「疫情地圖」在 21 日快速上線后,目前瀏覽量超過 20 億次。

遠程辦公軟件因為「復工推遲」在本次新冠肺炎獲得了爆發性增長,而與病情更直接的互聯網醫療,作為一個與相關疫情更直接的平臺,也實現了流量的爆發。這次肺炎疫情,讓不少新用戶首次得到了遠程診療體驗,而從業者當然希望,這些用戶能在摘下口罩后,依然使用自己的服務。


丁香園制作的疫情地圖瀏覽量超過20億

漲粉 但沒那么夸張

「我們過年期間接到的訂單,已經超過去年全年的訂單量。」

和緩醫療做的是面向企業端的互聯網醫療平臺,即公司付費為員工和客戶購買和緩的互聯網診療服務。公司創始人李宇透露,疫情新聞出現之后,不少公司連夜在平臺下單,以便讓員工能用上遠程診療。不過,因為有提前準備,新增的流量不至于大到造成「技術挑戰」。

疫情爆發后,妙手醫生上線了 7*24 小時的全天免費發熱問診服務,同時還幫助多家線下醫院搭建專門的「在線發熱門診」系統。在疫情期間,妙手醫生新增用戶超過 20 萬,不過相對于公司 3000 萬用戶來說,增長其實并不算特別大。

丁香園大概是個特例,丁香醫生更擅長的是專業內容產出,其根據肺炎情況制作的「疫情地圖」一推出即成爆品,先后授權多家媒體和大型國民應用,瀏覽量超過 20 億次。同時,隨著疫情的發展,社交媒體上的謠言層出不窮,丁香醫生也緊急制作大量辟謠內容,在特殊時期同樣獲得了大量流量。

可想而知,這些新用戶在面對遠程問診的醫生時候,最想問的是什么問題。在各大平臺上,關于新冠肺炎的預防、確診、發熱處理等問題占到了 50% 以上,「呼吸科大夫不夠用」是共同的難題。平臺的解決方案是,在全國范圍招募更多專業醫生加入到義診的行列,同時加強線上醫生的資質審核速度,增加平臺的醫生資源。在阿里健康針對武漢地區的義診活動中,醫生人均日接診量 100 人以上,呼吸科部分醫生人均日接診量在 200 人以上。

而隨著各地區逐漸進行封閉管理,人們由于恐懼無法去醫院就醫,所以像兒科、婦科等其他科室的需求同樣水漲船高。李宇透露,為滿足用戶需求,和緩也在全國開展兼職醫生的招募。他發現,由于患者不敢去醫院了,結果很多呼吸科外很多科室的醫生空閑時間反而多了,更愿意加入平臺為用戶進行視頻問診。

安慰多于治愈

偶爾治愈,常常幫助,總是安慰,是流傳于醫學界的名言,這句話用在此次互聯網醫療在對抗疫情中也非常適用。在 50% 的問題集中于呼吸科相關時,其實 90% 以上的用戶并沒有感染肺炎,而是心理恐懼占了上風。所以,各大平臺的醫生給出的更多的是安慰、疏解以及普通常識的普及,例如應該如何選擇口罩,以及如何正常佩戴口罩。

「我們遇到過一個用戶,視頻上看到桌子上擺滿了治療咳嗽和感冒的中藥西藥,問醫生已經不管什么都吃了一遍,是不是就不會得肺炎了。」李宇說到,「而這位患者甚至都不是來自武漢的。」

在提供相關義診頁面之外,阿里健康和丁香醫生等平臺都提供了心理咨詢業務,組織了全國專業的精神和心理專業的醫生,為普通用戶、醫護人員和肺炎患者提供心理咨詢服務,舒緩緊張情緒。

由于和緩業務性質與公眾平臺不同,每次遠程視頻問診時間最長能夠達到 45 分鐘,對于疏解用戶的緊張情緒很有作用。「和醫生進行視頻通話本身就是一次心理疏導,而視頻交流肯定比單純的文字效果要好。」李宇介紹為什么和緩沒有單獨列出心理咨詢板塊,因為每一次和醫生的溝通本身就是心理治療。「如果單開一個心理板塊,反而點擊不會很好。」

疫情讓不少用戶首次知道了互聯網醫療,相對應的,也讓不少醫務工作者了解到原來可以利用互聯來為患者解決問題。在疫情爆發后,和緩招募了不少兼職醫師,而這些專業醫學人士也在平臺上第一次嘗試了用視頻遠程問診,對互聯網醫療有了切身感受。


阿里健康義診頁面

摘下口罩別刪應用

從 2014 年開始到現在,互聯網醫療已經在國內實踐了超過五年時間,期間國家出臺了不少政策推動,但由于醫療行業的封閉和一些根深蒂固的問題,互聯網醫療發展較為緩慢。從市場占有率來說,只達到 2% 到 3%,和占主體的醫院方相比體量相差懸殊。

此次疫情的爆發,也讓傳統醫療系統的矛盾發生了集中性體現。而由于肺炎帶來的封閉措施,互聯網醫療的遠程、線上、覆蓋廣、速度快等優勢體現了出來。首先,互聯網醫療平臺在信息層面的特長顯露無疑,丁香園的「疫情地圖」、科普和辟謠類知識為用戶提供了急需的第一手資料,穩定用戶心智。這次疫情,也驗證了丁香園一直以來的觀點,即相對于遠程問診,健康科普對用戶來說同樣重要。如果所有用戶的想問的都是一些普通知識,顯然再多的醫生也不夠用。

另外,由于人們擔心肺炎感染不敢去醫院,互聯網醫療的在線問醫能夠幫助實體醫院進行在線初篩和分診,緩解實體醫院就醫壓力,避免物理空間的交叉感染。同時,互聯網醫療平臺大部分都接入了醫藥平臺,例如阿里健康的「急送藥」和支付寶的「買藥不出門」服務,就解決了慢病患者買藥難的問題,通過無接觸快遞將藥物送到患者手上,降低了患者感染的風險。

「和保險類似,有過一次驚嚇,就意識到重要性了。」李宇說到,他認為此次疫情對于普通用戶來說,是一次很好的認識互聯網醫療的機會,但是當疫情過后,這些新增的用戶是否能留在平臺,還是個未知數。李宇認為,互聯網醫療代表的線上醫療,有能力成為實體醫院代表的線下醫療的重要補充,而此次疫情增強了人們對線上醫療的認知。「看病就是看醫生,如果是看醫生的話,其實 80% 可以在線上完成。」李宇說到,當然「治病」最后還是要去醫院。

此次肺炎疫情,也讓政府認識到互聯網醫療在解決醫療資源分配不均、流動不夠等問題上的作用,并反思現有政策對互聯網醫療的制約。目前,相關機構及業界已有關于「是否開放網上首診」的討論聲音。互聯網醫療從業者認為,如果監管機構能放開對互聯網醫療的政策限制,真正讓首診和醫保支付落地,將極大地推動行業的發展。

圖片來源:Pixabay、丁香醫生、阿里健康

責任編輯:臥蟲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个人投资理财入门